Journey

桂林午后

Life, Guilin, Time flies

 这样不好不坏的下午我过了许许多多,但这些都是桂林的下午。在过几天我又要回马来西亚了,就把今天下午和我的漓江堤岸,当作桂林生活的缩影记下来吧。

 下午妈妈说要去北极广场办点事,身为孝顺又有驾照的长子自然是带着妈妈去了,一路上妈妈扮演着她更年期的角色说个不停,内容有开心的有难过的多为纠结的,当然也有责备我的。我妈妈是个路痴,也不会开车,但她总爱对我开车发表意见,或者是说我开错了,抑或说我开的慢了,当然我开得快也会挨骂的。而我对此表示充分的理解,我妈妈对我说的那些话,无论是开心的难过的还是骂人的,我都统称为“唠叨”,也不会往心里去。不过在妈妈不断唠叨之际,我会预想一下我们家未来紧张的婆媳关系。也会把我的择偶标签调整一下顺序。比如原来我的择偶标签第一是“善良”,但是纵观我妈妈的丰富的面部表情及不断动弹的嘴皮子后,我又不得不把“善良”往后面摆摆,换成“大度“。

 虽说已经习惯了妈妈的唠叨,但是心里总是着急的。眼看北极广场那么远,一路上又那么堵,还总遇见那种过马路不看车的人,我急得后背都被汗湿透了。小黑还说下午4点要出去约会,想必这小猴子定是在家里等着我送他出去。想到这,我的裤头也湿了。

 回家后小猴子正在梳妆打扮。见我来了便端茶递水,一副要讨好我的样子。不出意料的我又被迫杀出了门。出门的时候看了看表,都四点半了,哎,这小猴子又迟到了,他总是这样。我一边想象着约他那小女生焦急的表情,一边安抚着自己刚才焦急压抑的心情。送小猴子总是比送妈妈好的,小猴子话少,可爱,还同意我把音乐音量调到很大。

 小猴子虽然只小我一岁,但对我还是尊敬的,平日里总哥哥,哥哥的叫我,偶尔还撒撒娇。不过我平常都叫他小黑,很少叫他弟弟,总觉得叫他弟弟很矫情,而且男人们不是都把自己的那东西叫做弟弟么。想到这我不由的看了看旁边的小猴子,淫荡的笑了几下。而小猴子则紧紧攥着手机,两条浓浓的眉毛拧在一起。我心想这次小猴子定是要见他的重要人物,不然以他迟到的经历和次数,一定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到了目的地后小猴子说了句:“哥哥再见”,便欢乐的消失了。我继续向前开,开到了漓江边的刀锋书店附近,其实出门前我早就想好了要来这里。

 和往常一样我开到了步行街下面的免费停车道碰运气,虽然每次我都来碰运气,但是我以前碰到的好运只有一次。今天又多了一次,我看着那宝马车主有意离开,便潜伏在他附近耐心等待。那一刻仿佛全桂林的车都要来和我抢这个车位一般,我睁大眼睛,放下车窗,扫描周围的敌情。宝马一走,我就踩着油门钻进了停车位。那一刻真心觉得自己该去当一个赛车手。

 刀锋书店的格调还是那么舒适,在这个精致的小书店里没有多少人,也没有多少书。我随便挑了本喜欢的书看了许久,至于多久我也没留意,总之店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到我这边整理书架,我自作多情的认定这是来赶我走的。然后就拿着这本25元的书出了门,付账的时候心想,中国的书好便宜啊!那些作家好苦逼啊!

 出了书店我还不想回家,毕竟好不容易才在这个一寸土地一寸金的闹市抢到了一个好几平方米的车位,必须得多占一会才能对得起今天的好运,我一边想一边朝着我的漓江堤岸走去。

 这个堤岸是我在桂林最喜欢的地方,它在两条大桥的中间,依着桂林山水甲天下的标志——象山。虽然是靠着象山,但是在我的堤岸却看不到象鼻,因为我的堤岸和象山之间被冰冷的铁门隔开了。进象山是要钱的,没有办法,总有那么一小撮恶心的人能把造物主赐给全人类的东西霸为己有,并且合理收费。也罢,象鼻子里必定有许多游客,我在这里安安静静的也挺好。

 夜晚是堤岸最美的时候,我总会坐在长方形的石凳上发呆,石凳两边都是桂花树隔开的,在这个季节桂花树还会发出迷人又不会让人沉醉的小清香,昏黄的路灯穿过桂花树的支杆洒在我身上。而我会想象自己是在一个包间里面,对着漓江放任自己的心情。

 堤岸对面那些小破楼的全貌已经被他们发出的灯光掩盖了,在漓江的搭衬下那些灯光变的一缕一缕,一波一波,没有大风没有大浪,如此平淡如此沉默。就像我在桂林的生活,也像这一篇文字。

By Ali — 2012 10 16